欢迎访问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建院30周年 > 忆管院三十华章 > 正文

【忆管院三十华章】岳劲峰:怀念顾亚声先生

日期:2020年10月19日 01:25 来源: 关注:

双廿之年,庚子金秋,工大管院,三十而立。岁月长河淙淙,流淌太多记忆里的温柔闪光……

忆往昔,那些和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一同走过的岁岁年年,那些经历时光打磨依然延续感动的故事,激励着每一位管院人传承和续写学院艰苦创业、追求卓越的精神,共同谱写属于学院新纪元的精彩华章。

让我们一同走进这些“我和管院的故事”,一同见证管院三十年的成长历程!

 

怀念顾亚声先生

——岳劲峰——

从西工大管院毕业之后,与母校一别数年,自上一次见先生也有许久。直到上个星期(2016年),突然收到西工大潘杰义老师的微信,告诉顾先生去世了。上个月知道顾先生住院,张幸师兄说去看他,我懒了一下,想着先生会好起来,下次再去看,结果留下永久遗憾。听到先生故去的消息,心里很难过,看到杨乃定同学发的顾先生照片后,学生时在西工大管院和先生一起的往事一点点涌现出来,忍不住记下来,作为对那段管院时光的难忘,对先生永久的纪念。

顾亚声(第一排右二),岳劲峰(第二排右一)

工大结缘

三十年前与西工大管理学院结缘,成为先生的研究生,是因为董秋庭老师的一句话。那时董老师从西工大调来无锡,听我说有意愿考管理方向的研究生后告诉我,西工大有一位顾亚声教授,四十年代在美国拿了硕士学位回国,鼓励我考他的研究生。那是我第一次听说顾先生的名字,而成为他的学生觉得还是遥远不可及的事情。后来到了西工大考上了顾先生的研究生,修了先生的课,在先生指导下做课题,一个真实的顾先生才真的认识了。

相识相知

认识先生时先生已经65岁,在我的眼里年事已高。先生说每次上课,他需要提前两个小时做准备,否则就来不及。这些话让我吃惊,这是遇到的第一位在学生目前毫不避讳自己弱点的老师。

先生是无锡人。顾姓在无锡是个大姓,而先生是明末东林党领袖顾允成的后人。也许是家世渊源,先生身上有波澜不惊的淡定。世俗的追求在先生那里都显得风轻云淡。

先生告诉我,他留美回国已经是新中国成立后了,好像和华罗庚是同一班机回来的。一开始在上海的一所高校里,后来院系调整就来到西安西工大。他说到哪里工作都无所谓,以他的资历,想回上海等发达地区不难。先生的哥哥就在清华,而且是院士。可先生从来没有为了回到江南鱼米之乡去费心。那年,先生接了一个课题,研究航空工业和相关产业怎样才能协调发展。先生安排我和现在在加州的陈涛杰同学一起参与。在那个大家都收入不多的时代,先生把课题的劳务费都给了我和涛杰,真是把一切都看淡了。

先生曾经谈过在文革中的经历。先生这样留学回国的那段时间肯定不好过。他也的确被关进牛棚里住了一段,可先生谈起那段时间说他进去后啥都不操心,反而因为没有事情烦他还长胖了。听来好像不是在诉说个人的委屈,而是被人安排了一次疗养。先生能长寿,和这种淡然的心态有必然的联系。

师风传承

在陕西省管理学界,先生无疑是资历最深的了。而且先生对管理学的发展有着那个时代国内少有的洞察力。做他的学生时,先生一直在写书。一些新进的学者已经开始一篇篇写文章发期刊了。我曾经问先生为什么不写文章?先生说自己的水平不能有突破性的成果,还是踏踏实实编教材让学生们有本好书。在和先生做课题时,我用了层次分析法。对层次分析法有了些想法,就写了一篇小文并加上先生的名字,请先生帮助修改。先生仔细修改后把他的名字划掉了,告诉我要是能发表也不要放上他的名字,因为他没有实质的贡献。

如果查一下先生的论文,可能没有多少记录。但是他编的书教育了许多人,也培养了我这样不敢胡来的学生。先生的确在他那个年代起到了一个早期海归学者的作用,用他们厚实的肩膀和品格把我们送到了更高的学术高度。

先生总是对学生的错误有着极大的包容和鼓励。在做航空工业相关发展课题时,我觉得投资的效益是个大问题,于是和先生讨论想选投资体制改革作为毕业论文。现在想想其实挺可笑的,以我当时的能力其实不能把握好这样的问题。可先生宽容我,让我做了。也许我命好,一直遇到允许我胡思乱想的导师。可是毕业以后有了麻烦。事情是这样的。在毕业论文里我大力推崇股份制和风险投资的投资改革,结果毕业不久就遇到风波事件。有人去高校查有自由化倾向的人,就有对我论文内容挑毛病的。又是先生,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坚决否定了有人对我自由化倾向的指控,使我在北京工作时没有受到影响。这些都是事过多年我到美国后才知道的。

后来我也选择了教育工作,对于学生可能的错误学会了包容,也鼓励学生脑洞大开的想法。因为先生宽容了我,无论是错误还是不完美。

2009年回西安母校,我去看望先生和师母。先生还是住在那座老楼里。当年那可是西工大最好的两座楼之一,曾经多少风云人物都住这里。但随着老一辈的凋零和子女的迁出,这时已经破败不堪了。先生和师母变成了少数几户还在原地坚守的人家,用的还是我当学生时就看到的家具。旁边的新楼对比之下颇有暴发户的感觉。事后我问师兄弟为什么先生还住在这里?得知学校给先生分了新房,但是还要付一部分钱,而这部分钱是先生一生积蓄的全部。先生这样的生活境地也许是不会来事的学者的宿命吧?!但是先生依然淡定。

看望先生时,我给先生带去了三件礼物,有四川的好酒、无锡的好茶,还有我发表在Operations Research上的文章。先生曾经谦虚不愿意写论文,学生终于可以做出国际水平的结果了。当时先生抚摸论文看了很久,心里一定是快乐的。晚上乃定安排我们几位师兄弟和先生聚餐。我提出等先生百岁生日时来给他祝寿。师母说百岁不过的,那我们就百一时来。先生,您怎么不多等等呢?学生是一个轻易不低头的人,可是对您,无论您活着还是进了天堂,都永远对您恭敬低头。

怀念我的恩师,顾亚声先生。


顾亚声

1921年出生,优秀共产党员,西北工业大学资深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北工业大学原管理系名誉系主任,本科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管理系,硕士毕业于美国犹他大学,曾任上海同济大学工商管理系任副教授、南京华东航空学院任副教授。曾获原航空航天工业部优秀教师荣誉称号、原航空航天工业部有突出贡献专家荣誉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顾亚声先生长期从事管理学及系统工程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科的学术带头人积极推动管理学科建设,主持筹建工业管理工程本科专业、航空宇航系统工程与管理工程硕士点,主编《管理系统工程概论》、《管理工程学基础》等教材与专著,为我国现代高级管理人才和科学技术人才培养做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简介:岳劲峰,1989年航空宇航系统工程及管理工程专业硕士毕业,现任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院长,教授;美国中田纳西州立大学商学院教授。

(管理学院 审核/乔彩燕、白洁


关闭

© 2020- 2025 .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陕西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27号,71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