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则被《人民日报》疯转的获奖微小说-管理学院

欢迎访问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工中心 -> 教工园地 -> 正文
分享到:

三则被《人民日报》疯转的获奖微小说

发布日期:2017-09-18  来源:  点击量:

三则被《人民日报》疯转的获奖微小说

导读: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永远是我们生活中离不开的话题,父母对孩子无条件地关爱、奉献,而因为种种原因,儿女对年迈父母的孝顺却难以付诸于行动。

我的至亲

来源|人民日报

第1个故事 一个老人的晚年

有一位老人,用了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 他的老伴过世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可孩子长大后都出了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孩子不在身边,所幸老人还有个学生,跟进跟出地伺候他。 许多人都说:“看这年轻人,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着老头子,好像很孝顺的样子。谁不知道,他是为了老头子的钱。”

老人的孩子们,也常从国外打来电话,叮嘱老父亲要小心,不要被学生骗了。

“我当然知道!”老人总是这么说,“我又不是傻子!”

终于有一天,老人过世了,律师宣读遗嘱时,三个孩子都从国外赶了回来,那学生也到了。 遗嘱宣读之后,三个孩子都变了脸,因为老人居然糊涂到把大部分的收藏都给了那个学生。 老人的遗嘱写着:“我知道我的学生可能贪图我的收藏,但是在我苍凉的晚年,真正陪我的是他。就算我的孩子们爱我,说在嘴里、挂在心上,却不伸出手来,那真爱也成了假爱。相反,就算我这个学生对我的情感都是假的,假到帮我十几年,连句怨言都没有,也就算是真的!”

第2个故事 妈妈的记忆

多年前,每到清晨,妈妈要送我去幼儿园前,我总是哭着对她恳求:“妈妈,我在家听话,我不惹你生气,求你别送我去幼儿园,我想和你在一起。”急匆匆忙着要上班的她,好像没听见似的,从不理会我在说什么。其实我也知道妈妈不会答应的,因而每天一边噘着嘴一边哭喊着“我不要去幼儿园”,一边乖乖地跟在她身后下楼。

多年后,妈妈年岁渐老,且患上老年痴呆症。我呢,在为生计奔波打拼,没时间照顾她,更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思虑再三,想到了一个地方。

在做出抉择的前夜,妈妈似乎心有灵犀,神志突然清醒了许多:“儿啊,妈不惹你生气,妈不要你照顾,不要送妈去养老院,我想和你在一起……”

哀求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变得越来越弱,最后便成了哽咽。

我沉默了又沉默,反复寻找说服她的理由。最终,俩人的身影还是出现在了市郊那座养老院里。 在办完手续,做了交接后,我对老母亲说:“妈,我…我要走了!”

她微微点头,张着没有牙的嘴嗫嚅着:“儿啊,记住早点来接我啊……”

那一霎那,霍然让我记起当年在幼儿园门口,自己也是这样含泪乞求:“妈妈,记住早点来接我啊……”

此刻,泪眼婆娑的他,别有一番滋味涌上心头。

第3个故事 兄弟情

老大的俩双胞胎儿子考上了大学,光学费就一万多。他东跑西颠,跑细了腿儿,也没把钱凑够。为这事,吃不香,睡不安,愁起满嘴的燎泡。媳妇说:“该借的都借了。实在不行,你跟老二张个口吧。 老大一听,咧了嘴:“前年,老二盖鸡场鸭场,跟咱借两千块,可咱连百十块都没借给他。这个时候找他,我咋张得开口? ”

“那……咱儿子的大学就不上啦? ”

老大点支烟,狠狠地抽几口,烟雾缭绕,罩着老大那张愁苦的脸。这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是老二。他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

“老二,你咋来啦?”

老二放下鸡,放下鸭,抹一把头上的汗说:“听说俩侄子考上了大学,担心哥凑不够学费,就给哥送来三千块。”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钱,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老大羞愧难当,一张脸涨成红高粱:“哥对不起你,前年你盖鸡场鸭场,跟哥借两千块钱,可我…… ”

老二摆摆手:“哥的家境我知道,嫂子有病,俩侄儿要上学,你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再说,你前年不是还借给我五百块吗?

“五百块?”老大一头雾水。

“对呀。”老二说,“哥,你忘了吗?那五百块,是你托咱娘捎给我的啊……”

© 2017-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陕西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27号,710072